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阿兹里的秘库

查看: 127|回复: 0

大时代教父

[复制链接]

6474

主题

6474

帖子

1万

积分

阿兹里独裁者

Rank: 8Rank: 8

积分
19896
发表于 2018-9-5 15:43: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时代教父
    猛龙不过江,浅滩戏水浪,白虎不称王,静待啸山林。

    从遗忘的纪年中归来的刘明远,回到都市后怎么样融入生活?

    母亲的窘迫生活,让他忧心忡忡。

    江湖的水深火热,让友情屡受伤害。

    可爱天真的小护士,韵味十足的集团总裁,英姿飒爽的警花,……都与他发生了纠纷,到最后谁又能成为他的伴侣?

    当种种交织在一起后,刘明远突然发现变得有趣起来,开始走上一条,不一样的路。

    多年后当他隐匿后,消失在世界的舞台时,他的名字,被全世界得知,新年伊始,钟响十六次,这个年代叫做大时代!

  

  

  大时代教父

  ——aa2120114

  

  

  章一 猛龙不过江,白虎卧深林

    整齐的墓碑排列,每一座都埋藏了一个人的一生,无论是过去的辉煌耀眼,还是纵横江湖风云数载,到头来都是这冰冷的石碑后,一盒被人遗忘骨粉。

    

    他们唯一的区别,就是死后的风光大典,或者安静的下葬。

    

    一座不起眼的墓碑前,刘明远穿着破旧的衣衫,一双土得掉渣的皮鞋,笔直的立在在原地,久久不语,只有眼中泪花闪烁,点点晶莹,五年了,他已经忘记该怎么哭了,到底什么事能让他去哭。

    

    流过了多少血,身上多少的疤痕,就是没有流过泪的他,此刻如同孩童一样,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多少个日夜他都在幻想,有一天能够回到自己的家乡,跟自己的父母好好团聚一番,吃上一顿热乎乎的饭菜。

    

    “爸,我回来了,小远回来了,您在另一边,过的还好么?”

    

    刘明远哽咽着,不停的在这座不起眼的墓碑前,狠狠的磕着头,似乎父亲的身影,还在眼前停留,那伟岸的身躯,扛起了整个家庭的重担。

    

    看到儿子如此伤心,一旁的母亲,也是偷偷落泪,想不到消失五年的儿子回来后,全家人的团聚,竟然会是这样的让人难以接受,人鬼殊途。

    

    “老刘啊,看见没有,小远长大了,壮实了,他已经是一个男人了!你可以放心了!”

    

    是啊,五年可以改变太多的东西了,刘明远已经被磨练了一番,曾经的懵懂无知,此刻尽数化成刚毅,一份不属于他这个二十四岁大男孩的盔甲。

    

    刘明远紧紧的抱住母亲,他不知道这个世界,除了母亲还有什么,可以让他祈求别再失去的。

    

    母子二人在冰雪下,吃着热腾腾的饺子,这是新年夜的团圆饭,可以感化任何人内心的一顿饭,大颗的泪水滴落。

    

    从陵园离去后,刘明远打了辆车,同母亲回家去了,一路上看着车外,繁花似锦的城市,爆竹声倾诉白癜风早期症状图片新年的快乐。

    

    陌生的城市,曾经的熟悉已经不在属于他,五年的时光匆匆而过,现在的他,只想叫母亲活的更快乐一些。

    

    “妈,你怎么住在这样的地方?”刘明远心中苦涩,从出租车上下来,看见一片贫民窟。

    

    街道的四周堆满垃圾,天空上纵横交错着电线,一座座平房整齐的排列,与刚刚的繁华不成对比。

    

    在他的记忆中,自己消失的五年前,应该是还有一座楼房才对,虽然并不豪华宽大,但也不至于让母亲,过的如此辛苦,可现在为什么会住在这种地方?

    

    “没事,没事,只要小远你回来了,住在那里都一样,都一样中医白癜风的治疗。”

    

    母亲憔悴的脸上,补满岁月的痕迹,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溺爱的望着刘明远,在她的心里,只要儿子回来了,就带给了她希望,一片新的天空。

    

    “大嫂子,大过年的我们几家,刚刚想要找你去吃饭,怎么才回来?”三位中年妇女,从胡同口走出,笑嘻嘻的迎上前来。

    

    刘明远一皱眉,他没想过,母亲的生活会过的这样窘迫,不过从这几个妇女的口中,还是能听出来,母亲平时还是有她们照顾的。

    

    “来小远,这快叫阿姨,这几年这几位阿姨没少帮助咱们家。”

    

    刘明远略有礼貌的点了点头,随后走上前去,“阿姨们好。”

    

    几位中年妇人,笑呵呵的点了点头,她们都知道刘家的经济,于是开口说什么,都非得要把刘明远母子俩带上,专门过一个团圆年,刘母也是有些拗不过,索性就答应了。

    

    不过由于刘明远的穿着,实在有些寒蝉,她自己穿什么无所谓,可不能让儿子这样寒酸,于是便先带着刘明远回家,准备给他换套衣服。

    

    “吱嘎……”黑色的大铁门被打开,一座简陋的小院墙角处,一堆煤炭上有几个蛇皮袋,装满了瓶瓶罐罐。

    

    随后刘明远搀扶这母亲,打开了自己家的房门。

    

    一进门后,扑面而来的就是一阵暖热,虽然房子只有二十平方,十分拥挤,但是摆放的物品却十分整齐,刘明远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这是母亲的勤劳。

    

    热乎乎的炕头,此时洋溢着温暖,一张老式缘木桌上,还残留着母亲昨晚的剩饭,一碗稀饭,一个馒头,半盘肥肉炒青菜。

    

    这是新年的几天啊,母亲就是这样过的?刘明远真想狠狠的抽自己一个嘴巴,心如刀绞!

    

    “小远,小远,来看看,你喜欢穿那件衣服?快来看看。”

    

    母亲站在另外一间,三平米的小卧室内,催促刘明远过去。

    

    “妈,这是?”

    

    当刘明远进入这间小卧室后,只觉得自己已经不能够呼吸了。

    

    三平米的房间内,靠左边摆放着一张单人床,上面被褥整齐叠放,四周的墙壁上,则是贴满了自己小时候的照片,上学所得的奖状。

    

    一旁被母亲打开的衣柜中,全部都是崭新的衣装,有阿迪的休闲装,劲霸的立领西装,柒牌的立领中华,几件羽绒服,老款却崭新的夹克等等、

    

    “小远长大了,不过妈妈还是能想得到,我家小远会长成什么样子,看来这几年的衣服没有白买,快穿上,今天是过年,穿上新衣服。”

    

    母亲开心的拿出一套套衣服,在刘明远的身前比量着,目光中尽是溺爱,似乎忘记了这几年,自己是怎样熬过来的了。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铁门敲打声音。

    

    “我去开门吧。”

    

    刘明远将房门打开,迈着稳重的步伐,走到小院内,将铁门打开。

    

    一个染着黄毛,流里流气,拎着一堆补品,穿着一套复古爵士装,夹着一根黑色钨钢拐杖,长相比较出众的小伙子,一脸笑意的站在门口,呆呆的看着刘明远,狐疑的问道,“丫艹,你谁啊?”

    

    “你找谁啊?”刘明远并没有生气,而是笑呵呵的反问。

    

    与刘明远身高相等,一米七五左右的黄毛,踮着脚向院内望去,随后盯着刘明远,仔仔细细的看了半天,忽然上前抱住他,激动的喊道,“马勒戈壁,哥,你不认识我了?我他妈的贝子帅!”

    

    “呵呵,小帅来了啊,快进来,快进来。”

    

    刘母听到贝子帅的声音后,连忙从房间内走出来,笑呵呵的将他迎进房间。

    

    “小帅,都说了你常来看看阿姨,比什么都好,还买什么东西。”

    

    “嘿嘿,阿姨,你客气个啥,远哥回来了,以后我就是想给你送东西,恐怕都拿不出手了!”

    

    “小远,你们两个先聊聊,我把这些东西,送隔壁你李阿姨他们去。”

    

    说完,刘母就拎着大包小裹,各式各样的补品,开开心心的离去。

    

    刘明远哑然一下,母亲果然还是从前那般,实实在在,并不在乎这些表面的东西,从而他也了解了一些东西,自己不在的这些年,看来贝子帅这小子,没少照顾自己家。

    

    “远哥,丫艹的,这几年你都跑哪去了?”贝子帅掏出一盒美国顶级Marlboro,给刘明远点上后,自己也抽了一根,把西装仍在一边,看起来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

    

    刘明远看在心里,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不由的对这个小子,心中好感大增。

    

    从幼儿园起,他们两个就是混在一起,小学,初中,高中,一直到刘明远消失的前半年,俩人都是整天混在一起,花天酒地。

    

    他实在没想到,这么个曾经的酒肉朋友,居然会代替自己,进行做子女的义务,所以他也没有隐瞒,直接说出了实话。

    

    “亚克维斯多,拼命了五年。”

    

    贝子帅一听就急了,怒瞪双眼,扬起一张英俊的脸庞,将手中的烟屁掐灭,大骂,“丫艹,敢欺负我哥,妈逼的!这亚克维斯多是哪的?弄个外国名就装13,弄死他!”

    

    刘明远哈哈一笑,亚克维斯多,这个名字恐怕许多人都不会知道,到底真正的含义是什么,而他在哪里得到了什么样的财富!

    

    “现不说这个了,小帅没看出来,你生活过的挺不错么?现在做什么呢?”

    

    贝子帅收起一脸的愤怒,嬉笑的凑上前来,嘿嘿一乐,道“你不知道远哥,你突然消失后的三个月,我那中了彩票,五十多万,真他妈跟做梦一样,这感觉真爽。”

    

    “然后呢?”刘明远饶有兴趣的笑问。

    

    “你也知道,我从小就他妈一孤儿,那个收养我的后妈去世后,老王八犊子整天看我不顺眼,然后我直接给了他三十万,告诉他欠的我都还给他了,然后就自白癜风会治好吗己开了个黑网吧,顺便还上了个大学,没事泡泡小师妹什么的,这日子简直就是神仙了。”

    

    贝子帅满不在乎的说着,似乎这是一件跟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随后话锋一转,说道,“远哥,不说这些了,太他妈的扫兴,今晚我安排阿姨他们去吃饭,咱哥俩单独聚聚,什么JB的乱七八糟,现在都比不上跟你团聚!”

    

    刘明远点了点头,也十分不客气,换上一套过时的夹克,深蓝色牛仔裤,帕克皮鞋后,直接从贝子帅的钱包里,掏出几千块钱,开着他的红色马六,向窝棚区外驶去。

    

    “我艹,远哥你轻点来,别撞死几个再回来!”

    

    贝子帅笑呵呵的站在门口,望着远去的刘明远,回头钻进房间内,趴在刘明远的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不过他却被突然惊醒,原因很简单,他闭上眼将要沉沉入睡的一刹那,突然回想起刘明远的脸。

    

    刚毅的线条宛若斧剁成形,刀锋细化,一双深邃的眼眸,清澈乌黑,深邃的可以吞噬人心,平静中携带着沧桑,似乎拥有神秘的力量,让人不敢凝视。

    

    “远哥,这些年你经历了什么?”

    

    他点燃一只香烟,躺在床上,看着棚顶上五年前,刘明远的照片,喃喃自语,不知道为什么,他越是回想那双眼眸,就越觉得心冷。

    

    恍然间他有种感觉,刘明远的回来也许会掀起一阵狂潮,也许这阿市的天,不,是东北的天,马上就会变。

    

    猛龙不过江,浅滩戏水浪,白虎不称王,静待啸山林。

    

    “远哥,等着你大放光彩的那天,劳资跟你混了!”

    

    贝子帅将烟蒂掐灭,进入到了梦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Atziri's Vault  

GMT+8, 2019-4-23 04:48 , Processed in 0.087963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15-2016 Cangamer CO.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