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初听雨 发表于 2018-9-4 23:53:33

飞蝶恨——续落雨漂云《妖精物语》



   
    我知道我还深爱着他,我无法做到让他在我身边死去。天涯,人妖殊途……
      
   
    飞蝶恨
      
   
    前世我是一只蝴蝶,为了我爱的人我把精元抛弃,结果我灰飞烟灭。只是因为我没有牡丹妖的倾城容貌。我恨,恨自己为何要那么傻,贡献了自己千年修行的精元,连蝴蝶都做不成;我恨,我恨天涯绝情绝意……所以,来世,我要有倾国倾城的容貌,我要做一狐妖。记得我听姥姥说,狐妖修炼千年变成世上没有的绝色美人,我要天涯在我身边醉生梦死,然后痛苦地死去,来偿还前世负我的罪孽……
   
    我感到撕心裂肺的疼痛,我在也看不到天涯的笑颜了,我只是一只蝴蝶,一只痴情蝶。宿命注定,那一天他会救我;那一天,我会为他消磨掉全身灵力北京一般治疗白癜风多少钱,会把内丹拱手让给牡丹花妖救他的命。我没有奢望,只求他在看到蝴蝶的时候会想起我。我错了,千年后,我要报仇……
    佛说:“蝶妖,妖本无情,何必太认真?天涯不过是一凡物,何必为他浪费千年精力?”
    我说:“蝶妖恨,请佛祖成全千年夙愿。”
    佛说:“你要跟我打个。如果你输了,我会将你送回斩妖台;若你赢了,我就让你转世为人。我你永远杀不了天涯。”
    我冷笑着说:“请佛祖放心,蝶妖定会尽千年灵力除了他。如果蝶妖杀不了他,任由佛祖收回斩妖台……”
    佛说:“世上有痴情之人,皆有痴情之妖……不过你放心,天涯只是一个凡人。万物善恶,自有因缘。”
   
    千年轮回后,我终于成了一只狐狸,我要等这漫漫千年,心有余悸。但我想到天涯温柔的笑眸,嘴角冷冷地浮起一丝微笑。天涯,我要用我毒一样的容貌让你回想起前世,我要让你后悔。凡事都要付出代价的,你欠我的,我会在这三千年内让你还回来。不要怪我……
    我出生在落妖谷,那里全是千奇百怪的变异妖精,他们像我一样修行着,也许亦是为了那个前世使他们魂牵梦萦的人吧。我专心地修行着,有时候会做噩梦,每次都惊呼着从梦中醒来,泪已满襟,我怀念天涯的温柔以及救我那一刻的毫不犹豫。我千年的爱变成了恨,我不后悔,一命抵一命,我们互不相欠。我摒弃白术,专心修炼黑术,在修炼时,昆明白癜风医院会消耗自己无数精力,回磨损自身的生命时间我活在天涯的影子里,当他在我面前死去时,我不会苟且偷生,我会将灵力凝聚在眉心,然后粉身碎骨,随着我对他的仇恨一并消失。我仿佛看到天涯在凡世快乐地生长着,他的笑颜是我几生几世不会忘记的,更是无法忘记的。我想,一次又一长春最好的白癜风医院次喝了孟婆汤的他,一定完全忘却了那只为了他粉身碎骨的小飞蝶……我想起佛对我说,“当天涯看到你的时候,他心口会有极度的痛楚,却无法明白原因:而你知道天涯认出你时,眼睛里会出现一只翩翩起舞的彩蝶,然后心口剧烈疼痛……”
    落妖谷里的野开的那么毒,那么妖娆,迷雾中,仿佛纤手勾魂在这花海中。的确是一种毒彻人心的花,用她那么完美的身姿与容颜使人销魂。我想起了那害人的牡丹花妖,我想她也许也成了凡间的孩子,有纯洁的眸子,不用去以妖精之身害人。她跟天涯一样亦在成长,会很平凡地走完一生,然后轮回,忘记自己前生的痛苦与罪孽。
    “万物善恶,自有因缘”我仿佛听见那遥远的声音回响,那么震撼有力。我只是一个妖精,一个一心要复仇的妖精,没有奢望,转瞬滂沱……
    我年复一年地修炼精元,几千年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过去了,几万年也许就是在落妖谷的花开花败中过去。我没想我等了千年的那一天那么快来到。我等到了那一天,我正在修炼法术,我手中掌握着不断变幻的紫色精球。我忽然感到全身撕心裂肺的痛,宛如千年前我灰飞烟灭时那一刹那的痛楚。我扑倒在地上,爪子紧紧地抓着,可以看见白色的骨头,血流出来了,漫延开去。我站起来了,疼痛消失了,接着我听到了周围群狐的惊呼。我明白自己修炼了千年了,终于,终于有了倾城的容貌与娥娜的身姿。我站起来了,我身上穿了人类的衣裳,身如轻燕。我对镜照容,我看见镜里的美人,柳眉粉黛,明眸皓齿,朱唇轻点,垂鬓弯转。我轻笑,如涟漪花开;我锁眉,似晨雨薄雾。佛祖果然没有食言,赐予我绝世容貌。狐妖姐妹们纷纷来祝贺我,哭得像泪妖似的,滴下来,在地上开了几朵白花,若她们的修为够高,也许会开出碧水白莲的幻影。一向最照顾我的妫邪姐姐试擦着她那把妖泣剑,柔声地对我说:
    “蝶,在人世间,你不能相信任何人。你要相信自己的法力以及,你爱的人和你要做的事,不要被人类外表的奢华所泯盖,人是最会骗妖的东西。我们无数姐妹就是惨死在他们手下……来,姐姐把这把妖泣送给你,可作防身之用。”
    我看到了那传说中的妖泣。我抚摩着它,细小尘埃挡不住它撕裂的锋芒,周身散发着诡秘的绿光,隐隐约约,竟像一个妖精美丽的容颜。我知道妫邪姐姐有比我更大的伤口,她是落妖谷狐妖族的头领,有不可战胜的灵力以及不愿触摸的感情。千百年来如此。我点了点头,我看到了天涯的后世的笑靥在风中摇晃摇晃,是那么脆弱,如同破碎的梦境,如同沉沉的雾霭……
   
    双龙镇。
    当我离开落妖谷,降临到双龙镇,我的眼睛的光芒越来越清晰。我感受到天涯就在附近。我感觉到那颗属于人的心脏正在不停地跳动。这里有策马奔腾疾走的剑客,来去匆匆,形如清风;有身着渌水罗衣的女子,系着青丝带,长发优柔地在空中飞扬,芙蓉如面柳如眉,青罗小扇招摇着;有站在楼上的青年男子,手持羽扇,身着白衣,笑望歌舞升平,笑望尘世繁华……
    我坐在客栈里,饮酒。怪不得妫邪姐姐曾经一度倾迷此凡物,原来就可以消磨人心,忘却痛苦,梦里可以不知身是客,在酒中一晌贪欢。如果没有天涯,我愿意饮一杯酒,醉倒在梦境里,从此千年不醒……
    我起身,准备离开。
    “这位姑娘,您还没有结帐。”身后传了一个浑浊的声音。
    没想到凡世还有“钱”此物,我一下子蒙了。
    “不拿出钱,你就得压在这。把你卖了换你的酒钱!”掌柜的声音更低沉了,透着隐隐邪恶。
    “是城西那家留香阁吗?我一定第一个去一亲芳泽!”周围传来了这样不知好歹的声音。我冷笑着正准备抽出妖泣,想不到在身后传来一个淡定的声音:
    “这位姑娘的酒钱我付了。你们如此欺负一个弱小女子,是否有损君子所为啊?”
    我转过身去,我看到了一个男子,手里摇着扇子,轻松得意的模样。长发如青丝一般在头后松散地旋成一团,其余柔顺地飘在身后。这个男子剑眉星目,身材高大挺拔,目光暧昧温柔。
    我抬头望了他一眼,收回剑走出客栈。我听见脚下细碎的风声,有人追上来了。我笑着,想起妫邪姐姐说过的话。
    “这位姑娘,请问在下是否与你相识过?”我又听见刚才那个淡若清风的声音。
    “姑娘我与你素昧平生,又何来相识?”我的声音有一丝妩媚。
    “这就奇怪了,我似乎感觉与姑娘似曾相识。而且,胸口不知道为何好难过?”
    我猛然抬起头,正撞上他温柔的目光。我的胸口也一阵剧痛。天涯啊,原来宿命早就安排好了一切,你注定摆脱不了前生今世的债孽。我的眼里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接着笑道:
    “本姑娘不是大夫,又怎能治好公子的疼痛呢?”
    “在下莫天,还没敢问姑娘芳名?”
    “姓柳,单名一个蝶字。”
    “芙蓉如面柳如眉,春红正艳舞香蝶。”
    “公子见笑了。”
    “姑娘一个人挺危险的,天色已晚,若不嫌弃,小挪玉步,不如到在下庄内一坐?”莫天试探着问。
    天涯,即使你转世为人,依然改变不了你前世的性格啊。
    “劳驾了。既然公子执意,小女子亦不好推辞了。”
    我看到莫天欣喜若狂的表情。我的心在冷笑,天涯,不要怪我。是你前世欠我的,是你今生请我去杀你的。
   
    冷香山庄。
    “还不快给这位姑娘倒茶。”
    “天,你回来了。这位姑娘是……”眼前的女子黛眉凤眼,妖娆多情。身如细蛇,两条云鬓高高盘起。挑眉仿佛像我质问“你从何而来,居然敢进入我的领地。”她是蛇妖,凭我的明眸与灵力,我断定。我轻笑着,心想,这蛇妖修炼了百年不到,连容貌亦没成形,居然敢来人间混。
    “她是柳蝶,借宿在这儿几天。”莫天笑着望着我,眉目传情。
    “哦,她是牡丹。”莫天紧接着说。
    我的心又是一阵疼痛,现在前世的人都出现了。报应,前世的牡丹妖精是那么强大,现在只不过是个躯壳。我用腹语对她说:
    “呵,还未成精的蛇妖也敢来人间,不怕被我杀了,连一条小蛇也做不成吗?”
    我看到她惊恐的面容变的扭曲。勉强笑着挤出几个字来:
    “让我送客人回房吧!请跟我来,蝶姑娘。”牡丹已面露杀气。
    冷香山庄真是个幽静的地方,柳木扶疏,这里的花常年不败,桃花如人面,海棠妖娆,紫堇末诡异……谁都不知道这些花开得的惨烈与绝望,那是她们的宿命。
    突然,原本在前面走着的牡丹转过身来。一阵寒冷迎风袭来杀气在周围弥漫。
    蛇妖一出手就是毒辣的“魂萦破“,丝带在周围凌乱地舞动着。我纤腰微躬,用“落水轻舞”挡住了她,她再次用“魂萦破”并且加大威力。原来我一直小看了这蛇妖的法力。我拔出妖泣,一瞬间周围全被一层迷雾般的绿光所包裹,亮光使妖都睁不开眼睛。那些散发着幽蓝光的丝带紧紧地将我包围,接着如同沉沉雾霭,迷一样地消失。丝带不断地多起来,宛如裂锦丝绵,仿佛是脆弱得不堪一击,却又是那么危险诡秘,因为上面有嫡妖的剧毒。可以顷刻间弥漫,弥漫……玉竹瑟瑟作响。妖泣一出鞘,蛇妖就倒在了地上,口里不断吐出了绿红相间的血水,在地上曼延开来,宛如一朵一朵的红莲绽放,那么毒,那么潋滟如同雾气散开来。
    “你不是我的对手,你的修为连一只普通老鼠精都可能把你消灭得干干净净。”
    我的话如同剑一般寒冷。我看到了她绝望的神情,在她心里翻江倒海地汹涌。她的眼里掠过一丝哀怨,血仍然在不断喷洒出来。那场面我突然觉得好熟悉,是的,几千年前,我也曾如此绝望过,直至我灰飞烟灭。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你吗?”我抚摩着妖泣。
    我看到她疑惑地表情,以及惨烈的痛苦。接着,我娓娓道来那段前世的渊源,平静得如同净湖的水面,泛不起一丝波澜,平静得仿佛不是从我口中叙述出来的。蛇妖痛苦地摇着头,用她弱小的灵力喃喃道:
    “不是的,不是的。”
    “你马上就不会痛苦了。等待下一次轮回吧。”我再次拔出了妖泣。蛇妖仍然摇着头,眼泪从她眼里汩汩而下,宛如一场声势浩大的幻灭……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飞蝶恨——续落雨漂云《妖精物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