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而不 发表于 2018-9-4 21:35:39

一生有你


一生有你
人生若潮,潮起时,惊天动地,潮落了却是一片涤荡后的平远与宁静。潮涨潮落,潮落潮涨,漂浮岁月,无止无休……生活永远是真实的,真实得不留想象的余地。在人生的栈道上,我不再是孤独的,因为有平,他一路与我同行……





一生有你

——一世情缘





           

  平结婚了,我特意请了一天假驱车六个多小时去他家,为了参加他的婚礼。平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的兄弟,他的婚礼我怎么能够不出席呢?新娘子是平在厦门的同事,一个身材欣长、面容姣美、举止高雅的女孩。早在几年前去厦门找平时,我就见过那个女孩,那时他们正进行爱情长跑,几年了,早该瓜熟蒂落。我和她说过的话很少,但印象不错,是个值得平珍爱的女孩。

  婚宴很隆重,宾客如云,连平家门前的大院也摆上了二十多桌。坐在喧闹的人群中,我的眼睛没有离开过平,我知道,过了今天,平就是别人的丈夫了。其实早在十几年前我就知道终有一天他要成为别人的丈夫,然而,看着喜形于色的他,看着姣美的新娘子,看着这喜庆的婚礼,我仍止不住的暗自悲伤。

  在我刚进平家时,当着新娘子和众人的面,他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我羞红着脸,有点不知所措地说,拜托了,别让我难为情,小心新娘子晚上不让你上床。

  呵呵呵!平一连串的干笑,眼睛却真诚的望着我说,辛苦了,一路上还好吧?

  我点点头说,这不好好的?你去忙你的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这里和我家有什么区别?说着拉着平的弟弟赶紧逃脱众人的眼睛。我不想让自己陷入太尴尬的境地,不想成为众人的焦点。一个人躲在角落,我狂跳的心才可以平静下来。

  平是我十多年前的同学,一直关系密切,可谓知根知底的。其实我们没有同班过,一直是隔壁班,但友谊却从那次简单的对话开始一直牢牢的扎根在我们心中。十几年过去了,他依然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个人。在初三的那一年,我曾经恋过他,而且陷得很深。那时候我才真正理解“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望眼欲穿”这些耳熟能详的成语意思,体会到了喜欢一个人的那种焦虑、煎熬、心痛的感觉,以及没来由的落寞惆怅。

  平是初一下学期从乡下中学转学过来的。刚来时他比我矮半头,常常穿一条洗得发白,裤腿老长的牛仔裤,后来才知道那是他小舅舅淘汰后送给他的。初来乍到的缘故吧,那时他们班的同学常作弄他,有一次我还看见他在偷偷抺眼泪。我们的班级只相隔一堵墙,任课老师都一样的,下课或中午休息时间,我喜欢到他们班玩。在初中的三年,我可算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成绩不差,而且涉及各个领域,学生会、团委都有我的位置,各种竞赛有我的身影,而且常获得好名次,那时候可谓是“春风得意”。

  刚开始并没有注意到他,就那次看见他偷偷拭泪时,我动了恻隐之心。我也是农村来的孩子,知道贫穷所带来的自卑。我叫住了那些作弄他的同学,警告他们,然后像一个兄长一样询问了他的一些情况。他真的很老实,说话讷讷的,低着头不敢看我的眼睛。他的羞涩一如我当年刚来县城读书一样。不知怎么的,我后来每次去他们班总是去找他,在课间邀他出来走走、说说话,虽然他们班有很多我小学的同学。刚开始,他很少说话,跟在我后面头低低的,闷声不响,我问一句,他答一句,从不主动说话。

  你好象很怕我呀!是不是?我曾笑着问治疗白癜风的膏有多少他。

  他也笑,点头说是。

  怕什么呀?我又吃不了你,大家都是同学,我也是从农村来的。我告诉他。

  你看来不像,平说。

  不像?农村来的该是什么样子?我问他。

  像我一样呀!

  说着我们都笑了起来。其实他并不是木讷,只因为陌生。后来,他告诉我,我是他来城里读书的第一个朋友。当时他说得很认真,眼眸中闪烁着真诚。我相信他的话,一直没有改变。当时我还暗下决心,一定要照顾他,不让任何人欺负他。

  最初的两年我们相处得很好,常在一起写作业,也常结伴在街上瞎逛。他喜欢拉着我的手走在左边,因为个头比我矮小,很像弟弟。初三下半年时,我莫明奇妙的对他有了一些不该有的想法,成天患得患失,也因为学习紧张的缘故吧请问白癜风如何用药治疗效果好,我产生了很严重的厌学情绪,总是喜欢一个人坐在窗前糊思乱想。那时候,性意识已经朦朦胧胧的突现出来,我知道我对他除了友谊还有一些情不自禁的爱慕。意识到这些时,我曾有过惊恐,因为身边的男同学都喜欢女孩,我是唯一的例外。我不敢告诉任何人我的心迹,怕人笑话,就一个人瞎想,日渐消沉。我知道自己不该这样就故意疏远他、冷淡他,希望自己能够摆脱他占据在我心里的位置。越冷淡他,我却更想念,心里也就更烦,成天坐立不安。

  平是个很敏感的人,我的异常举动让他很迷惑。他来找过我,开门见山的问我为什么?我能告诉他么?不可能的,我只说因为即将中考,学习紧张的缘故。平怀疑地望着我,没有哼声,只是眼神中写满了关切。

  在学校,我不再爱笑爱闹,不再到隔壁班找他,靠着冰冷的墙构想着一个人的地老天荒。我知道不该这样,不该去想他,可他的影子总是不知不觉中潜入心海,浮现在眼前。成绩退了一大节,我无动于衷,别人埋头写作业、看书,我就愣愣的望着黑板,仿佛平正在黑板上向我笑,想理清自己的心绪,我却更加烦乱。几个老师都来找我谈话,他们以为我在早恋,就苦口婆心、孜孜不倦的教育我,告诉我早恋的害处。我没有解释,更没有争辩,一味沉默着。我依然痴痴呆呆的望着会反光的黑板,依然构想着自己的爱情。不可否认,我是早恋了,而且是恋上自己身边的好朋友,一个纯洁、真诚的农村男孩。

  他又来我家找我,在一个夕阳灿烂、彩霞满天的傍晚。他问我为什么躲着他?问我为什么成绩会倒退一大节?是否出了什么事?

  没有啦!怎么会出事呢?一切正常,只是很烦,没心情学习。我的回答他不满意,他知道我隐瞒了很多事。

  很烦?你为什么很烦?说出来听听,兄弟分担一点。他坐在我边上,习惯性的捉着我的手,和往日一样。

  我敏感的抽回我的手,却立即懊悔不已。我不正希望这样么?为什么还要抽回我的手?平尴尬的望着我,很迷惑。

  有些事情不好说,但我真的很烦。站起身,我转过头望着窗外,平淡地说。

  窗外是一座古老而破旧的老房子,围墙塌了一角,缺口处露出一片衰败、草木寥落的后园,还有一座灰色的小瓦房,炊烟袅袅上升,鳞鳞的瓦在烟中淡了,白了,一部分泛了色,像多年前的旧照片。在璀璨的夕阳下,它静静地、澹然地坐落在小巷中间,仿佛一个历经风雨的沧桑老人,有些落寞,亦有些迟暮。我的心情不正像这破旧的老房子?有些荒芜亦有些寥落。十六岁花季的天空怎么会如此黯淡?我的灰暗超出了我的年纪。

  我知道有些心事是不能与人分享的,比如不正常的爱情。我希望他是我一生的朋友,而不是短暂的爱人,但心情又往往无法控制。我勉强自己不去想他,可他总会无端闯入我的梦中,让我泪湿枕巾。我怎么才可以学会漠不关心,泰然处之?又要怎么才可以学会闲静淡远?……思绪在一瞬间千变万化。

  小宇,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平惶恐不安地问。

  没有啦!是我自己的事。我从他眼中看见了一抺稍纵即逝的黯淡。

  你还当我是朋友么?或许我已经没有资格了?

  别这么说,平,你是我的好朋友,一直都是,以后也是。我急切的向他解释,我不想让他误会,更不想失去这个让我心仪的朋友。

  既然是朋友,为什么不把你的心烦说出来,一起分担呢?他直视我的眼睛,似乎想看进我蠢蠢欲动的内心。

  其实也没什么事啦!小鬼头,别瞎猜。我说着,亲昵地摸了摸他的脑袋。他站在我面前时,我才突然注意到,不知从哪天开始,他已经比我高了,不再是当初的弟弟。我惊讶地望着他,幽幽地说,你已经不再是当初的你了。

  不!我还是我,依然没变。至少对你一直没变。你呢?

  我不知道我是否还是当初的我?平静的声音竟有一丝凄凉,这是我自己没有想到的,或许天性中,我就是一个感伤而多情的人。

  平每天都来找我,督促我写作业。闲暇时,我们又和以前一样喜欢在人潮汹涌的大街上瞎猜。我宁愿挤在人群中,有一种踏实感,也不要一个人独处时的空虚,虽然一样不快乐。

  拥挤的是人群,疏离的却是心灵。

  平在身边时,看着他,我患得患失的心才会渐渐安稳下来。已经习惯了身边有他,我不知道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又是怎么习惯身边没有他的日子,或许是情形所逼吧,人总是可以适应的。这家伙的成绩在我为情所困时竟越来越好了,以前都是我辅导他写作业,现在常常是他帮我讲解那些难懂的习题。那颗不服输的心又开始狂燥不安,我下定决心一定要迎头赶上,最起码不能输给他,我不要他再为我担心,他是弟弟。

  一个人行走在寂静无声的街道上时,我常常会仰起头来,眨巴着眼睛,迷惑地瞭望着暗蓝而幽深的苍穹,瞭望着那一轮皓月和满天繁密的星辰,陷入到深远而飘渺的沉思之中。我想到了我们的未来,想到了很多关于月亮的诗句,口里一直默默地吟诵着: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我不知道我和他之间是否会有永远?永远有多远?是否一生?但我真的希望他是我一生的朋友,一生的兄弟!

  中考过后,我们都上了中专。那年暑假,我们相互在对方的家里住了一段时间。我的父母他早已熟悉。在他家,在那个山青水秀的小山村,我认识了他善良的父母和可爱的弟妹。我和他们颇为投缘,或许因为平的缘故吧,还是冥冥中早已安排好的。住在他家,我很平静,比在自己家还习惯。以前睡别人的生床总睡不着,睡在他的床上,我却可以安然入睡,一觉到天明。平和他弟弟天天陪着我,带我去河里钓鱼,带我去山里抓野鸡,还带我去看中国最大的杉树群。山里清新的空气荡涤着我阴霾的心空,笑容在不觉中洋溢在脸庞。

  送他蹬上远行的列车后,我也在同一天踏上了离家的路。中专时,我们相隔在两个陌生的城市。填报志愿那天,白癜风多长时间能治愈他征求过我的意见,我很想和他报同一所中专学校,甚至同一个专业,但我怕自己终有一天会伤害他,我违心的对他说,我们还是一人选择一个城市吧,这样还可以多走一些地方,有机会我会去你学校看你的,你也可以到我学校来看我,这样不是很好吗?他想了一阵,没说话。

  他报了厦门的一所中专学校,而且是以高分进去的。我也如愿的收到了另一个城市一所中专学校的录取通知单。收到录取通知单时,我没有欣喜若狂,却有一丝淡淡的苦涩在心头缠绕。我和他终究是要分离的,我们都有自己不同的人生路,暂时同行,也该到分手的季节了,分手后依然是朋友。我宽慰自己,却没有释怀,思念从此在心里生根发芽。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一生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