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软细语. 发表于 2018-9-4 20:57:32

比死亡更可怕


   比死亡更可怕
      
   
    在一个明朗的早晨,太阳慢腾腾地从村子后面的山脊爬了出来。在太阳的影子一步步移到村前的那棵柏树脚下时,村子里的人大半都已经在吃早饭了。
    这个时候,海花还没有从床上起来。
    海花其实早就醒来了。虽然还躺在床上,却是睁开着眼。海花呆呆的望着布满蜘蛛网的屋顶,看着不大不小的几只蜘蛛在来回爬行着。显然,蜘蛛是在忙碌着修补自己早已经破烂了的罗网。
    “破烂不堪的网,还补得好吗?”海花有点不相信蜘蛛,也在为蜘蛛的徒劳无功而感到好笑。
    躺在床上的海花永远也不会忘记一年前的那个也和今天一样有着明朗太阳的日子。海花总是不止一次地回想起这一年来自己所做的一切。
    在一年前,海花一连几天老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一天晚上洗澡时,海花惊奇地发现自己的双脚莫名的有些浮肿。在惊慌和惶恐了几天以后,海花和男人在一个天气晴好的早上去了医院。去医院的那天太阳很大,等从医院出来,海花却分明看到男人的双眼灰蒙着。没多久,男人眼里的冷漠和绝望让海花走在太阳底下全身都凉嗖嗖的。
    回到家,男人就在准备出远门的远行。更可怕的是,男人把家里所有的一点积蓄全部都拿走了。望着义无返顾走出家门的男人,海花埋着头狠狠地无声哭着。
    海花不相信自己还不到三十就坏了身子,更加不相信自己的病竟然把好好的男人吓得远远的逃。
    “晚期等于是判了死刑,换做是我,也要走了的。”村里人得知在海花已经是尿毒症晚期时被男人无情地丢下,却都显得象没发生什么事一样的平静。
    海花不愿意相信自己真的就是被判了死刑的人。于是海花就想到要抗争,每一次抗争都是为了证明自己并没有被突如其来的一切击倒。海花又和往常一样,开心地做着这样那样的事,家里的农活一样都没落下。但是,死亡的阴影挥之不去,反而一天天的越来越重。于是,海花就去四处打听可以克制双脚肿胀的“土方”。去不了医院,海花就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小小的“土方”之上。但是“土方”似乎并没有效果。渐渐地,海花感觉到全身开始肿痛,每一次疼痛都让海花失望中无边恐惧。
    海花感受到了可白殿疯病因怎么确诊怕的死亡的威胁,死亡带来的恐惧和不安让海花整天惴惴颤颤。只要尿意一来,海花就想到自己可能马上就要死去了。
    海花对死亡的恐惧已经超过了自己承受的极限。死亡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亡的阴影日复一日的压抑在心口,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死去,海花就浑身发抖。前所未有的恐惧折磨着海花的神经。海花怕死,每个人都怕死,死亡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那么恐怖和畏惧。 海花终于想到还是得要去医院透析,虽然每次透析好几百元的药费压得海花喘不过气来。但是死亡的阴影更加让海花感到害怕。相对于前者,海花觉得后者更加让自己惶惶不可终日。医生说过,换肾或许可以保住海花的命,但要准备三十万。
    “反正是被判了死刑的人,还有什么事不敢做的呢?”于是海花就想到要去贩卖毒品,不为别的,就为了那可以让自己远离死亡阴影逃脱死亡恐惧的三十万。死亡的阴影和恐惧已经让怯弱的海花变得毫无顾忌起来。
    很快,海花手里可白癫风早期以买到毒品的消息散传开来。在一次次交易后,海花变得麻木起来。现在海花手里已经远远不止三十万了,当初的目标早已经完成,但是海花现在又有了新的目标,每完成一个既定目标后,新的目标总会又源源不断涌现在海花的脑海。死亡的阴影正慢慢地从海花心里消散,海花内心里的恐惧不再是对死亡的畏惧。每一次毒品交易完后,海花就痛恨自己当初为什么想到要去做这一行。
    在一次次决定坚决不再贩卖后,可每当有人在窗外轻声喊时,海花却总是又控制不了自己。海花太需要钱了,而现在钱来得太容易了。海花想不通为什么自己在赚足了三十万后还会对钱有着这么大的欲北京中科医院十一年专注白癜风医学望而欲罢不能。海花知道,自己现在其实和站在窗外的人是一样的,已经深深地上了毒品的瘾了。
    正在海花还躺在床上回想着一年来所做的一切时,窗外有人在轻声地喊了一声。于是,海花抖索着爬了起来。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暗暗地想:“瘾果真越来越重了。”
    海花知道,站在窗外的人一定是口水鼻涕双流还打着哈欠的。海花觉得自己卖毒品才开始,就接连有人找上门来买毒了。海花从此觉得自己很可怕。相对于一年前对死亡的恐惧,海花现在感觉到有一种比死亡更可怕的阴影正在朝自己扑来。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比死亡更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