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tznb 发表于 2018-9-4 17:05:03

那年如梦_0


那年如梦


那年如梦

——喝高了





《三》杆子里面出政权

  

第二天下午,还是在张卫东家召开的游击小组会议,却成了批判我与李宏伟的整风运动.

虽然我明确地提出,是赵岩贴‘告示’的时候,由于他拍墙拍的太响,所以才造成人家发觉,打开了家门,影响了我们第一次革命行动.李宏伟也当即表示支持,他说因为赵岩比我跑的还快,所以我才推了他一把!赵岩也是逃跑主义分子;但张小飞和张卫东都站在赵岩那一边!赵岩甚至还让张卫东在他家的书架上,找到一本<党的历次路线斗争>,查到红军时期的张国涛逃跑主义路线,拿张国涛与我的逃跑行为来进行比较.

"看到没有?---看这里,看这里.李宏伟就是又一个‘王明'!大好的革命形势就葬送在他的手里.对啦,还有你...你为啥突然扔掉砖头? 难道你不知道,扔掉砖头就好比战士扔掉了啊?!"

"赵岩,赵岩.你真有点领袖的风采!你应该站在小饭桌上头讲."

“对啦,你应该大张旗鼓地批判他们俩的逃跑主义和修正主义路线!”

“张国涛往西逃你朝东跑,方向虽然不一样,但是性质是相同的!”

“对呀对呀!他跑的动作特别狼狈;---真丢我们游击队员的脸!”

我被指责的有点心烦意乱了.

"你们瞎喊个球呀!如果我手里有一把,我才不会跑呢."

我随意的一句话,终于扭转了会议的主题方向,也彻底提醒了大家.赵岩首先扔下红本子,他兴奋地一拍巴掌.

"对呀.杆子里面出政权!我们制造吧?!"

"对啊对啊。我们也要有自己的!"

大家群情激昂,摩拳擦掌.

那个时期,我们对自制的并不陌生,学校里一些高年级的学生就有自己做的;尤其社会上的一些二流子,更是人手一把!他们常常蹲在学校门口,看见有小学生或女学生走过,就冲天放一,吓的学生们乱跑.但究竟怎样的具体构造,我们谁也不清楚.

"我能借来!呵呵.---我可以让你们大大地...研究研究."

张小飞自告奋勇一拍胸脯,马上跑出去.赵岩让张卫东去撵张小飞,结果不一会儿,张卫东又回来了.

"他...他不让我跟着他.他骂我是女民兵只会哭!"

"哼!他才是女民兵呢!看他那个瘦样...扣上一个斗笠,简直就是一个典型的越南女民兵!---嘿,你家花卷真香."

张卫东还没有笑出来,就看见李宏伟在翻他家的笼屉, 张卫东突然猴急蹦起,跑上前一把捂住笼屉盖子.

"放下!你放下!我家花卷都是有数的.我爸数过!"

"放下就放下.---哼,别说吃你几个破花卷,老子在城里下馆子都不给钱!"

李宏伟咂吧咂吧嘴,学着电影<小兵张嘎>里胖翻译的台词,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使劲拍拍笼屉.

这时,张小飞一头大汗跑回来了.只见他伸手从腰里一拽,果真抽出一把黑亮黑亮的.

"看看,看看.真家伙!这叫德国撸子."

"哎呀.你真神啦!---哪里弄的?快说."

"这个你们就别管啦.反正是借的,一会儿就得还人家哦,要研究赶快研究!-北京哪治疗白癜风不复发--哎~~~,注意哦,里面压着火呢."

赵岩将小心翼翼地放在小饭桌上,张卫东拿来纸笔,赵卡泊三醇软膏价格是多少岩让我画图,他负责量尺寸.大家几乎都怀着一种‘如有此物必得天下'的勃勃雄心,忙碌着.

只有李宏伟趁大家不注意,在张卫东家的笼屉里又摸了一个花卷,悄悄钻进厕所里偷吃.

我看见了,却并没有揭发他,因为今天的游击小组开会,只有他跟我站在一边.

  

三天后,张卫东让他爸打了个半死.

事情的起因并不是笼屉的花卷少了!虽然那天李宏伟还给我拿了一个.但的确不是花卷的事.(估计他爸每天数花卷馒头油饼之类,那只是做做样子吧.---大人们上班工作那么忙,谁能天天记住家里食品数量?)他爸打他的原因,是张卫东按我们游击小组的分工,为了提供制造的把木料,他把家里的床板给锯了一块儿.结果,意外麻烦就产生了.

那天中午的情形是这样:张卫东他爸坐在床边翻看着粮本,跟张卫东他妈正商量着买粮事宜.他爸顺手往后一拄,‘忽’地一下他爸就翻下去!一百五十多斤体重的男人,一位参加过抗美援朝的壮汉,就这样仰八叉翻倒在自己家的床前.

要说练过拳脚的人并不一定事事沾光,张卫东他爸这次摔倒就是一个很好例子.如果一般常人摔倒了,身体都会立刻紧缩一团;而他爸摔倒却是挥胳膊蹬腿,他想保持平衡努力使自己站稳.结果灾难就接连地发生:第一个被他爸胳膊碰翻落地的,是他爸用了十多年的一把心爱紫砂壶;第二个踢翻摔碎的,是他爸他妈结婚纪念品,一个装满开水的暖水瓶;第三个烫翻的......当然就是张卫东他爸自己.

张卫东他爸被开水烫的,一声尖利嚎叫!他迅速一撸脚上湿漉漉袜子,跌坐在了地上,狠劲冲脚吹气.

他,直勾勾的眼睛看着床铺发呆,百思不得其解猛地站起身,上前掀开床上铺盖;床板上那参差不齐如狗啃一般的锯痕,已经给他说明了一切.---这样的木工水平,除了他的儿子还能有谁?

这就是张卫东被一顿暴打的原因!

我们见到张卫东的时候,他还是个瘸子,右脸比左脸几乎大一倍.这样的脸庞,让我首先发现了问题.

"哎呀,你爸一定是左撇子吧?!---哈哈哈,我爸也是啊!他扇我,我也是右脸肿."

"我...我只当给我用刑呢!妈的,真疼啊...就这,我也没有说锯下的床板哪里去了."

"嘿!你真勇敢!不愧是咱们的游击队员."

"我提议:只要一做好,就让张卫东打光荣的第一吧?!"

大家纷纷举手,表示赞成.

"对啦,咱们还应白癜风医院该搞一个嘉奖仪式,给我们的功臣发奖章."

"大家注意——做的工作一定得抓紧哦,现在不在了,美帝苏修可在盯着我们呢."

"对哦,对.要拿出当年挖地道,跟鬼子拼命的劲头来!"

"还要...还要拿出监狱里绣红旗的勇气来!不怕白色恐怖,不怕挨打..."

"对.坚持到底就是胜利!"

"坚持到底!一定会实现!"

伙伴们就这样互相鼓励着,继续制造着我们心目中神圣的.

  

又一个星期过去.我们五个人放学后,背着书包,兴冲冲地跑进学校后面的庄稼地。在一处相对比较低洼的坟地里,赵岩郑重其事地将一把崭新的,递给了挺着胸脯立正的张卫东.

选择试的目标,是一个敞开口的荒坟.

大家都兴奋趴在地上,只有张卫东一人站在坟前,他面对着坟窟窿.就在张卫东歪着脑袋,闭一只眼用瞄准时,张小飞大喝一声,跳起来.

"等等,等等.先别开!"

"张小飞.你疯啦?"

"等等哦等等.咱们不能这样开呀.---这个坟...如果是贫下中农祖先的坟墓,咱们不就打了自己人啦?!"

"哎.对.张小飞说的对!---你看这个坟墓不象地主家的,里头的棺材板多薄哦."

"哪?你说往那里开?"

"咱们应该去那个大土包,那个才是剥削阶级祖宗的坟啊."

"不行!那个大土包是秦始皇他爸的坟墓哦,你忘记啦?秦始皇可是法家的代表呢."

“你说的不对,秦始皇他爸并不一定是法家啊?!”

张卫东在一旁拎着,他有些不耐烦了.

"到底还试不试啦?---再吵,鬼都从坟墓里爬出来啦."

他忽然抬起胳膊,对着一个墓碑就扣响了扳机.

轰-----!

我们全都吓的趴在地上.

镇静片刻,我抬头看看四周.在未散的硝烟里,我看见张卫东痛苦地蹲在那里,右手上全是鲜血。那只,早已经炸飞了管,扔在离他一米多远的地上.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那年如梦_0